两会期间,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关于“取消英语中小学主科地位”,不再将英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的建议,引起了中国教育界和社会广泛的关注和热议。3月31日,中国教育部考试中心官方发布公告称,即日起考试中心不再承办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又一次让这一话题成为舆论热点。事实上,21世纪初中国教育部决定自小学三年级开始开设英语课程,至今20余年这样的争议并非首次出现。2013年,在讨论中、高考改革时,社会上对英语教学的批评一度十分猛烈。当时甚至有人提出小学取消英语课,增加国学等科目。对于中小学是否该取消英语科目的主科地位,目前中国社会存在两种立场截然不同的舆论对立。

“在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等外语课程不再设为与语文和数学同等的主课,增加素质教育课程占比;不再将英语(或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加非官方的各种外语考试……”在2021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建议,改革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的必修课地位。 许进的建议主要基于两个论据:一是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但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成果应用率低,课程设置不普惠。二是人工智能时代,语言翻译非常方便,就算不会影响,也不会影响到生活。这一话题迅即在中国舆论场引发广泛讨论。

对许进的建议,舆论主要分为两个阵营,一部分表示赞成,认为英语学习从小学到高中学十到12年,学生家长还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在校外上英语班,耗时费力,但学习效果并不好,走入社会后英语也只对一部分人的工作和生活有用,跨文化交流完全可以用人工智能、翻译机等技术手段解决,属于高投入低产出。

学者中并非只有许进持这一观点,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现任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就曾经力挺将英语“踢出”高考。他曾在演讲中直言:“这20年时间里,英语耗费了我们多少中国青年宝贵的时光?我们过分地夸大了英语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分量,实际上是我们民族极其不自信的显著表现……”他呼吁让学生学习更多的国学和汉语。也有观点认为,若将英语作为选拔人才的重要衡量指标则有偏离之嫌,因为英语讲的是记忆而非创新,这就将那些英语不好,而极具创新的人才拒之门外,或者说即使上了清华北大等高等名牌院校的学生,他们也容易因为学语言而浪费了大量的精力,逐渐失去创新的能力。甚至有观点将英语教育上升到文化自信的层面,认为中国的国家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应该强化中国文化的学习,取消英语在中小学主科的地位

作者 金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