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明白,香港近年来之所以街头政治运动泛滥,甚至“逢中必反”,根本原因在于“去殖民化”不够,在国民教育失位。在通过颁布香港《国安法》,以及改革香港选举制度,以雷霆手段强化管治权力之后,北京开始着力填补这一方面的漏洞。香港纪律部队开始采用中式步操,以及港府推进国民教育是这方面的最新动作。

英式步操在香港沿用多年,即便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后,在过去的重大节日庆典或纪律部队会操中,沿用英式步操。这与中国所采用的中式步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符号意义十足。4月15日,中国第六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香港警察仪仗队首秀中式步操,且口令首次由英语改为广东话,引发了广泛关注。这是香港回归中国近24年来的第一次,也是香港警察177年历史以来首次。中国官方媒体称之“反映出经过洗礼后香港政治秩序的全面重塑”,“香港警察的一小步,香港的一大步”。观察人士指出,这一举动象征性十足,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可以看作是北京推动香港全面“去殖民化”标志性动作。1997年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上,驻港部队三军仪仗队迈着中式步操护送国旗与香港特区区旗进入会场,宣告香港主权正式回归中国。但实现主权回归,但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心回归,也未形成国家认同,甚至愈发疏离。人心回归也好,国家认同也好,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与生活息息相关。

过去20多年,香港回归之后“去殖民化”的不彻底和国民教育的缺失,让他们对中国缺乏基本国家认同,对一国两制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过分地强调“两制”的特殊性,而否认“一国”统一性。香港纪律部队开始采用中式步操,其背后是“一国”的象征,是向香港社会乃至国际社会明确,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庞大的中国在治理香港弹丸之地上,却面临重重困难,进退失据,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争取人心回归地进展缓慢,甚至可以说毫无进展和背道而驰。这之中,国民教育的缺失十分关键。港英政府时期,英国在香港系统地开展了殖民地教育,最终培育了香港的西化的本土文化,从而在文化思想与意识形态上将香港与内地隔离开来。中国政治、国际关系与社会问题专家郑永年此前曾指,就英国对香港的影响来说,在很大程度上,九七回归之后,香港只是从一个英国的“直接殖民地”转变成为英国的“间接殖民地”。除了一些文字变化和字面文章(甚至包括《基本法》),1997年回归之时,香港什么都没有改变,照单全收。回归之后,没有发生任何重大的变化(尤其是制度上的变化)来体现港人自治、或者中国主权。

有观点认为,香港回归之后,北京政府在一些政策的推进上,太过考虑香港人和一些反对派的感受和意见,导致原本正当和正义的政策和措施,都无法推进。国民教育即是如此,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此前公开承认,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2012年梁振英政府也曾推动国民教育计划,但因遭反对而搁浅。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