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示范高中盐城市第一中学欢迎您!  
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mandetx手机登录 资源中心 教师频道 学生天地 万博网页版手机登录 德育工作 校长专栏 部门信息 数字校园 互动留言
今天是:
标题内容作者 热搜:周工作安排 招生信息 论文 课件 班主任工作
首页学生天地学子心语
时光之外,看岁月席卷如潮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04-01 查看:  

  一

  如同一颗精致而剔透的水晶球,被我小心捧在掌心里,细细端详,不住打量。我就是怀了这样安静而虔诚的心,轻轻拢住一段时光于专注的眸前,屏息凝神,看岁月席卷如潮,而光阴静若涓流。

  时光于我,像一条遥远而冗长的隧道,时而明亮时而黑暗。记忆的两旁,有鸟鸣有花香,更多的是密集的青草,一群连着一群,手臂挽着手臂,急急地奔向荒芜的深处。

  我常常在午夜的梦中醒转,一片混沌的大脑在白白的月光中猛然意识到:这已是某某年的某某月了。便不由在幽暗的光线里悚然一惊。

  很久以前的那个老头站在河岸上一板一眼地喟叹“逝者如斯夫”的时候,我还只是一团混沌的星云,不知道躲在哪一丛蒿草下做着清凉的甜梦。

  丹麦王子说:既有肉身,就要承担与之俱来的千般惊扰。

  当我睁开蒙昧而混沌的眼睛,才逐日知道,更多的惊扰不只是来自于肉身的切肤之痛,更是内心深处所掀起的惊天巨澜。时光,关乎肉身的存在与消亡,成长的喜悦总是与衰老的悲伤如影随形。时光,关乎我们灵魂深处的隐秘忧喜。拔开岁月重重杂乱的枝桠,直指内心的疼痛与柔弱。这与坚强无关。

  就像我童年里那一块坚硬而柔软的石头。

  二、

  我的童年是无比寂寞而黯淡的,像一枚青涩的橄榄,那种孤单的味道在我此后的生命里始终未能淡去。没有兄弟姐妹的童年,少了很多的吵闹和争执,也少了很多的热闹和快乐。

  唯其孤独,给了我无比宽广的想象空间。不过是五、六岁的我,一根细细的手指抵住下颌,半蹲在奶奶家老旧而残破的檐下,思考着关于时光关于人生的变迁。

  那是一座老而旧的宅院,青灰色的砖石浮着虚空的寂寞和沧桑。高高的屋檐历经岁月的风霜而变黑变暗,些许杂草从缝隙间探出头来,快活而自由地招摇。

  檐下是一溜青石板,正对着门口的那一块最大。上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凹洞,呈一字排开。在雨季里,那些小洞里蓄满了雨水。我就是在某个雨后的彩虹里,看见一滴滴的水珠从檐上跌落下来,落在那块青石板的凹洞里,溅出小小的水花。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想到,这一个小小的洞穴,不知是经过了多少年雨水的冲刷和侵蚀,最终变得这般圆润而光滑。晴朗的日子里我也会常常蹲在石板边默默地想,它静静地躺在这里,目睹了多少盛衰和变迁,倾听过多少喧闹和静寂。如果这块青石板也有思维,内心深处又会生发出多少感慨和喟叹。

  童年的我就是在这样寂静的冥想中捱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时刻,直到炊烟暖暖地挂上柳梢,黄昏和妈妈一起回家。

  后来,当我在课堂上读到“水滴石穿”不需要老师的解释就豁然开朗时,我便又想起那些寂寞的青石板,以及青石板上那些凹凸不平的小洞。它们全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万分委屈地张望。

  那一块被时光遗忘的青石板,默默见证了人生的沧桑迭变。像一位长髯飘飘的老者,沉着稳重而又不发一言。可是又有谁,穿越了岁月的风尘抵达过一块青石板的灵魂深处并体会过它冰冷的寂寞和缠绵的疼痛?

  最深的心痛是不可以轻易示人的,即使是一首荡气回肠的曲子,也终未能抚平漫长的岁月里,那些层叠起伏的苦难和怅惘。

  三、

  那个时候,他是高中部的语文老师。

  一副黑边的眼镜,经年一袭藏蓝色的中山装。简单的颜色和款式,却被他穿出了不凡的气度,庄重而儒雅。

  最初看到他,是他代表全校老师在教师节上讲话。提起文革时他说到“我们戴过比珠穆朗玛峰还高的帽子”,只是一句,便把那段荒唐的岁月在众人的笑声中轻轻带过。便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他的幽默。

  后来是我的作文常常被班主任拿去劳他批改,他的评语竟常常是与我的作文长短相当的。看着那些殷红的字迹,我便觉得那是一位师长很厚很重的情义。每每提笔作文,便不敢造次,心下有些惴惴的不安和惶恐。因为我在初中部,批改我的作文本不是他的份内之事。这样无形中加大了老人家的工作量,委实不忍。那个时候的我,偏偏是笨得要命,每次在校园里见到他,总是羞涩地笑着,问一声好,便不会再说什么。而他总是笑眯眯地叫我“小朋友”,说些鼓励的话。他家就住在校园里,下了晚自习,偶尔经过,总会不由瞧上一眼,他窗前的那盏灯,永远是亮着的。以至很多年后,我自己也作了老师,每次听学生们唱起那首《每当我经过老师窗前》,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他窗前那盏深夜不寐的灯。

  尽管拙于表达自己的感激,但我还是喜欢每次从他办公室前经过,笑着向里面望上一眼。偷窥的次数多了,便发现常常是他一个人,拉着一把二胡,永远是不变的曲目——《梁祝》。在每个午后,学生散尽,都会看见我最最尊敬而感激的老师独自端坐在椅子上,投入地拉着这着曲子,夕阳的余晖斜斜地映在他身上,温柔的红把这段松弛的时光涂上优美的色调。

  老师的神情总是平和而安静。虽然那时自己还小,却隐约觉得在老师宁静的面容之后,传递着无以言说的忧郁和隐痛。

  许年后,回到母校,老师已经搬出了学校。听其他老师断续提及,他在文革中夭折的初恋,以及他那个患有脑瘫的儿子,还有他半生的坎坷。

  很多的话,我已经听不大清。已然修葺得焕然一新的校园里,我再找不到那位慈祥的老人,在明亮的灯光下,一字一句审视着我的文字。那些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和忧伤,和他一起辗转,并终将不为人知。他的疼痛在多年之后,抵达了我的心灵。

  耳畔隐约是他拉起的二胡,在红得温柔的夕阳里,叙述着生生不息的爱情和爱情之外辛苦的遭逢。

  太多的时光,雪片一样,纷繁而熙攘着,从来都是一样的喧嚣一样的安静。

  爱情,寂寞,苦难,善良……一直在我们的灵魂深处,生长在时光之外。不曾被光阴带走,不会随着岁月而荣枯。

盐城市西环南路6号 邮编:224005 校务办公室:88579169 88579199 课程教学处:88579125
苏ICP备07025299号 Copyright © JSYCYZ Powered by iwms 5.0
Processed in 0.022 second(s), 1 queries, Gzip enabled